365bet平台网址-365bet平台注册
做最好的网站
您的位置:365bet平台网址 > 365bet文学 > 黄泉之旅

黄泉之旅

2019-10-04 02:08

阴笑一声,鬼王身影出现在鬼仙与六只鬼魅身侧,眼神阴寒之极的看着无魄与那鬼仙。一红一黑两道光芒突现,夹着侵魂与蚀魄的力量,鬼王发动了神秘的侵魂鬼眼,攻向那鬼帅无魄与此其手下鬼仙。 一声惊怒从无魄口中发出,只见它身体一幻,幻化出九道身影,避开了鬼王这突然一击。同时在高速移动的瞬间,攻出了强劲的一击。其化魂消魄的霸道力量,顿时就将一只没有来得及的鬼魅消灭掉了。一旁,无魄手下的鬼仙,由于被黑河间的鬼仙与鬼魅全力牵制住,所以在鬼王的侵魂鬼眼下,来不及闪躲,仅发出一声惨叫,就受了重创。 阴冷一笑,鬼王双手一分,一团黑色的光罩立刻将那重创的鬼仙笼罩其中。 只闻其中的鬼仙发出惊恐万分的惨叫,在奋力挣扎了一会后,就化为一缕青烟,消失无踪了。同一时刻,鬼帅无魄厉吼一声,显然愤怒极了。只见它身体翻转弹跳,奇快无比的在方圆三丈内翻滚了三百六十次,手中一道闪着诡异绿光的玉壶发出三百六十道光芒,形成一道周天光罩,将鬼王与鬼仙连同五只鬼魅笼罩其中。 绿光闪着奇异的光芒,如同三百六十个旋涡,同时出现在四周。无比强大的吸引力,夹着旋转的气流,疯狂的吞噬着其中的敌人。只闻数声惊恐尖叫,五只鬼魅中,立刻就有三只被卷入其中,惨叫几声就消失了。鬼仙与剩下的两只鬼魅惊恐怒啸,身体全力的挣扎,抵抗着那强劲的吞噬之力。 鬼王眼神微变,惊怒的道:“无魄间的收魂壶,好可恶!”说完,全身鬼气浮动,慢慢在它身外形成一道古怪的旋转气锥,猛然对准那收魂壶的壶口冲去。 只见黑色的旋转气锥马上就将那玉壶口堵住,可仅仅一瞬间就化为一道气流,被那收魂壶所吸收。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时间,一直挣扎的鬼仙与鬼魅顿时感觉压力一松,趁机逃脱了鬼帅无魄的攻击范围,而鬼王也轻易的摆脱了收魂壶的束缚。 这边,不死血厉在天灵神剑下吃了点暗亏后,就耿耿于怀,开始对剑无尘五人发动了强劲的进攻。而阴厉与手下鬼仙则全力围攻那招魂鬼叟,慢慢逼得他无处闪躲,开始正面反击了。 远处,阴暗的角落里,陆云三人正专著的看着这场精彩的混战。傲雪低声道:“现在这七股势力中,唯一没有动的就是那无间鬼煞了,看来它恐怕是最不好对付的。至于那不死血厉,有点愚昧,完全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,竟然与剑无尘等人打了起来,真是糊涂。” 沧月淡然笑道:“那样也好,可以挫一挫天剑院的锐气,让他们也试一下这血厉的威力。这里目前最厉害的,就算那鬼王、血厉、还有那神秘的鬼煞了,至于其它几物,虽然很厉害,但恐怕没有这三样凶猛霸道。” 看着打斗,陆云的目光一直在鬼王与剑无尘身上移动,偶尔也看一眼那无间鬼煞。此时听两女开口,陆云轻声道:“你们可发觉现在的剑无尘,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吗?还有一点,就是那鬼帅阴厉,为什么要找那招魂鬼叟的麻烦呢,是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?” 看着场中,两女仔细的看了剑无尘好一会,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,不由都看着陆云。微微轻叹一声,陆云道:“看样子你们是看不出什么,或许等将来你们修为有所提升后,就可以看得出了。不过到那时候,他身上有些什么,恐怕大家都知道了。” 傲雪轻声问:“陆云,你说我们看不出什么,那你看出什么了?” “仔细留心,你们会发现他的眼底,不时的闪过一丝紫光,十分神秘。同时,我感觉到他的身上,隐藏着一件东西。一件十分神秘,十分霸道的东西。可惜猜不出是什么。”双眉微皱,陆云神色有些沉重,静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觉。 再次将目光移到剑无尘身上,两女仔细的看了一阵,还是没有看出他与以往有什么不同。轻轻移开目光,沧月道:“或许我们的修为还太浅了,一点也看不出。还是想一下,为什么那阴厉要攻击招魂鬼叟吧,是不是招魂鬼叟身上隐藏着什么?” 陆云正欲开口,此时场中却异变突起。只见那招魂鬼叟惨哼一声,身体被鬼帅阴厉一掌击落。冷酷一笑,阴厉的鬼影如影随行,侵魂蚀魄的化魂大法夹着强劲的力量,牢牢将招魂鬼叟笼罩在其中。一旁,鬼仙也发动化魂大法,一上一下的与阴厉夹击招魂鬼叟。 感觉到强大而邪恶的化魂大法,正在疯狂的侵蚀自己的身体,招魂鬼叟忍不住厉吼一声,其声如鬼。双眼怒睁,一道血芒突现,招魂鬼叟在这一刻开始发生异变。血芒闪现,一道血色光华出现在招魂鬼叟周身上下,形成一道邪恶的光罩,将他笼罩其中。随即,招魂鬼叟伸手入怀,取出一块幽黑的玄铁牌,眼神邪恶的看着追击而来的阴厉,口中发出震天厉笑。阴森而邪恶的厉笑,带着无尽的沧桑与愤怒,使得在场之人无不心寒。 “不!你不能这样!”惊声怒吼中,阴厉神色大变,语气中透露出无比的震惊。而一直在打斗中的血厉、鬼王与两外两位鬼帅,都突然升起一丝心颤的感觉,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在了招魂鬼叟的手上。只一眼,众高手无比惊怒的大吼,神情震惊而愤怒。 “阎王令!住手,不,不要!”这一刻,所有的鬼物都放弃了打斗,全部冲向招魂鬼叟,想要夺取他手中的阎王令,阻止他施展阎王令诀。半空,那一直没有动静的无间鬼煞,这一刻也动了。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招魂鬼叟面前,一团阴邪的黑雾涌向他的右手。 看着众鬼域高手扑来,招魂鬼叟眼神闪烁着阴残之极的目光。自己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得来这阎王令,岂能就这样被它们夺走。虽然施展这阎王令诀的后果十分严重,但此时此刻,他却没有选择。惨然一笑,招魂鬼叟的眼神瞬间变得冷酷,右手回收,张口吐出一道精血,正好射中那玄铁牌。 “不!,不要!”惊恐万分的怒吼声中,只见那原本幽黑的玄铁牌,因为吸收了招魂鬼叟含着无穷怨咒的精血,而突然变成妖魅的血色。血光一闪,一道弥天血雾顿时充斥着整个鬼王城,使得原本绿色的世界,在转眼间就变成了血红色。 无穷的血煞之气夹着怨恨之气,如飓风一般狂卷四野,使得整个鬼王城的鬼魂都在厉吼。血光中,招魂鬼叟身上一道浓烈无比的血芒出现,宛如一道防护罩,将扑上来的所有鬼物全部弹开。 光罩中,招魂鬼叟脸色扭曲狰狞,显得痛苦而恐怖。一双闪着血光的眼睛,充满了可怕的怨煞之气,十分惊人。手中,那变成血色的阎王令,此时正发出无数的血咒,在四周形成各种各样的厉鬼身影,围绕着招魂鬼叟旋转。那恐怖阴森的气势,使得鬼域的鬼物无不惊恐巨吼,而剑无尘等五人则脸色大变,眼中慢是惊恐。 角落里,傲雪与沧月两女身体微颤,都被那恐怖的情景吓住了。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出,这招魂鬼叟身上,竟然有如此邪恶之物。从鬼王那惊恐的神情与声音中,就不难发现,这阎王令一定是十分重要的鬼域之宝,不然它们是不会停下所有的一切,都不惜要抢夺此物。可惜晚了一步,招魂鬼叟已经发动。 陆云眼神沉重,轻声道:“小心一点,这鬼东西上暗藏无穷邪恶之力,极为可能是鬼域的无上至宝,不然鬼王与血厉不会那样惊恐不安。现在招魂鬼叟还处在异变之中,究竟最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,没有人能说得清楚。我们现在尽力隐藏自己的气息,能避免与他正面交锋那是最好的。这场中高手如云,让它们去对付那招魂鬼叟,我们仔细观察其厉害之处就行了,希望可以从中找出破解之法,将来遇上好对付。”两女闻言,仅仅点头不语,都仔细的注视着场中。 此时,鬼王、不死血厉、无间鬼煞与三位鬼帅,连同剑无尘等人,都密切的关注着招魂鬼叟。一边在想,他究竟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一边在想该怎么对付。 很显然看他的样子,一旦施展完毕后,那怨煞之心,是绝对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些高手的。 鬼帅幻魅看了一眼四周的鬼域高手,沉声道:“此时此刻,眼前的情况大家都看见了。我希望在这关键时刻,大家可以暂时放弃我们彼此之间的恩怨,先想办法将这招魂鬼叟消灭,然而我们再了结各自的恩怨。现在这招魂鬼叟还处于异变之中,一旦等他施展完毕,煞血阎罗重生,那时候恐怕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要遭殃了。” 此言一出,不死血厉与无间鬼煞都陷入了沉默,而阴厉则点头应许,那无魄则神色冷漠,并不理会。一旁的剑无尘五人则各自退开,远远站在一旁,低声讨论着此事。 “阴厉,为什么这阎王令会出现在他手中?这可一直是鬼域共同封存在鬼灵塔中的无上至宝,一直由你们阴尸间把守,这一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还有,你来时为什么不将此事说明,如果你一开始就讲出来,我们一起动手,早就将此事夺回,怎会弄成这样?你说,这是为什么?”阴森的看着阴厉,鬼王显得十分震怒。 阴森的看着正在异变中的招魂鬼叟,阴厉沉声道:“为什么?这个时候正值鬼域多事之秋,通往人间的通道已经打通,此时彼此都在准备进军人间之事,心思自然是放在了大事之上。而这招魂鬼叟却在一个月前,就秘密潜入我阴尸间,一直隐藏在暗中寻找机会。这一次遇上这个时候,被他瞧准了时机,连杀我手下七位鬼魅,重伤鬼仙而遁。我事后知道便一路追来,他为了想摆脱我,故而闯入你这黑河间来。这种事情,岂能怨我们防守不利。恐怕就是你们自己遇上,也是一样,不然这里怎么会有人间修道者出现呢?” 冷哼一声,鬼王把目光移到了不死血厉与无间鬼煞身上,却见它们都看着招魂鬼叟,眼神相当严厉。此时,只见招魂鬼叟身上的血光越来越弄,整个天空在这一刻都变成了血红。他手中,那阎王令上突然发出一道血色光束,射在他的额头正中。只见那光束中,一个清晰的血色阎罗头像,投印在他印堂正中。四周,无数厉鬼在这一刻猛然厉吼,似乎在助威一般,显得十分兴奋。血色的红光夹着无数的法诀符咒,慢慢在他四周组成一些古怪的图案,最后开始汇聚在一起,变成了一件血色的战甲,附在他身上,十分神秘诡异。 天空,血光开始回收,一团浓浓的血雾靠近招魂鬼叟,在四周变幻着形状。 一声怒啸,招魂鬼叟扭曲狰狞的老脸一正,双眼血芒爆射。那宛如实质的目光,如锋利的利刃,扫过众高手脸上,使得在场高手都是心头惊颤,一股极强的不祥之兆涌现心头。怒吼声中,招魂鬼叟手的阎王令突然飞起,围绕着他飞速旋转。 那血色的光束盘旋在他四周,不停的吸收周围的血煞厉气,将其转化成强大的真元,输入招魂鬼叟身体中。 看着招魂鬼叟四周的血雾越来越浓,鬼王突然道:“大家准备进攻,等到煞血阎罗的身影开始出现,在重叠到招魂鬼叟身上之前,我们务必要将其击散,阻止那最关键的一步。这一刻是那煞血阎罗实力最弱的时候,因为它在附体到招魂鬼叟身上前,要先将招魂鬼叟的意识销毁,那样就会遇上招魂鬼叟的自然反抗,那一刻就是我们的最好机会。一旦错过,我们再想消灭它,就几乎不可能了。” 众高手闻言,彼此对望了一眼,都慢慢朝着招魂鬼叟靠近,全身准备那关键一击。 这一刻,所有的鬼域高手都暂时抛开恩怨,各自联手围攻。 场中,招魂鬼叟身外的血雾慢慢收缩,那一直旋转的阎王令,此时幻化成一团血影,在他身后形成了一团血色的人影,清晰的呈现在所有人眼中。只见那一道血影,有着一张威严的鬼脸,双眼中闪烁着血色的火焰,邪恶而又恐怖。身体被一层流动的光芒围住,其中蕴藏着无穷的血煞之气,弥漫在整个鬼王城中。此时,只见招魂鬼叟眼神不停的变幻着红黑之色,脸色不停的颤抖,显然异变给他带来的痛苦,也是无比强大的。或许是忍受不住那锥心刺骨之痛,招魂鬼叟双手狂舞,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整个人就宛如发疯的野兽,不停的摧残着自己。 突然,一声厉吼传出,招魂鬼叟乱发飞舞,血红的双眼望着苍穹,一股无边的沧桑与沉痛静静的透露出来。可仅仅一瞬间,就化为无穷煞气,凌厉无比的看着四周。身后,那血色人影越来越清晰,此时正慢慢向他的身体靠近。 “进攻,快,全力出手!”鬼王怒吼一声,全身功力提升到最高点,双掌夹着两股滚滚黑浪卷向那招魂鬼叟。一旁,血厉与无间鬼煞也同时发动猛烈进攻,只见一红一黑两道光柱,带着无比霸道的毁灭之力,分袭那团血色的人影。暗影闪动,幻魅、阴厉、无魄同时围绕着招魂鬼叟旋转。幻魅的黑罗罩、无魄的收魂壶、阴厉的玄魂阴符同时发动。 光影流动,鬼影幻化,无数的身影在半空中交织成一张暗红相间的罗网,将那招魂鬼叟团团围住。密集的强大攻击,层层密布,形成一个数丈大的暗黑光球,含着吞天吐地之气势,疯狂的吞噬着招魂鬼叟。那强劲的毁灭力量,对上招魂鬼叟身外的血红光球,顿时产生惊天霹雳。惊雷巨响中,只见两个光球之间,无数光芒对射撞击,发出剧烈波震,强大的毁灭之力,相互对抗着。 血色光球中,招魂鬼叟脸色狰狞,丑恶的老脸此时变得异常恐怖。那双火焰跳动的血眼中,散发着无比的凶残与煞气,邪恶之极的看着四周。双手挥舞,四周的血色光芒随之震动,强大的反击力猛烈的与外围那六股强大的势力挣抗。身后,血影闪烁着邪恶的光芒,口中的厉吼随着身影不停的摇晃,显得十分愤怒。 一声厉吼,夹着撕心裂肺的惨叫,响彻云霄。招魂鬼叟全身红光爆射,无尽的血煞之气在他四周乱窜。身后那一直摇晃的血影突然强光一闪,强行冲破阻挡,附身在了招魂鬼叟身上。意识被毁灭,就宛如一个人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那种痛苦是无法言述的。扭曲的脸庞看着苍穹,一丝淡淡的泪光在血光中闪烁,那一刻,或许他的心中也有伤悲,也有无奈的。可惜,生存是残酷的,要活着,就一定要失去很多! 漠然回首,血色妖艳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冷酷。其寒如冰的目光扫过四周,就宛如一道寒流窜过,使得在场高手无不心寒。摇晃着退出数丈,鬼王怒啸一声,身影再次扑上。强大的攻势,强劲的攻击力,使得四周的气流,在瞬间就汇聚成一道黑色的飓风,以瞬息百转的速度,狂卷招魂鬼叟。附近,不死血厉与无间鬼煞见鬼王再次发动进攻,也随身而上,一左一右的施展夹击战略。外围,幻魅、阴厉、无魄齐声厉啸,发动了第二次进攻。 光影闪动,无数高速移动的鬼影,在四周形成一道奇异的光波,层层流动。 战场之上,风起云涌,鬼域六大高手同时联手进攻那招魂鬼叟,或者说是重生的煞血阎罗。强劲的攻击,强大的反击,在半空中交错成无数的耀眼光芒,看得一旁的剑无尘五人,与隐藏在暗处的陆云三人脸色大变。 看着飞速移动的身影,剑无尘脸色不安的道:“师叔,现在趁这等大好时机,我们还是离开这里,去找寻那化魂池吧。一旦它之间的决斗分出胜负,不管谁胜谁负,对我们都没有好处。” 柳星魂脸色难看的道:“无尘说得有理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。这地方果然不愧是世间最凶邪的地域,充满着无穷凶险,得尽早离开为妙。”说完,带着其余四人轻轻相后撤退。 这边,傲雪轻声问道:“陆云,你认为这鬼域六大高手联合起来,能消灭那煞血阎罗吗?” “这个很难说,就目前为止,我发现那无间鬼煞都还没有尽全力,一直有所保留。而鬼王似乎也隐藏了实力,猜不透在打什么主意?至于那煞血阎罗,我感觉它身上的气息十分强大,目前还处在不停飞增中。以我的看法,等这煞血阎罗的实力停止攀升时,这进攻的六位高手,硬拼恐怕不是那阎罗对手。它们之所以现在进攻,就是知道煞血阎罗此时的实力,还没有达到顶峰。一旦扥那煞血阎罗实力恢复,恐怕它们逃都来不及了。”微微一叹,陆云的目光注视着风中坠落的那一颗泪珠。这一刻,一丝淡淡的感触,不禁浮现在他的心头。 沧月脸色平静,看着那偷偷离开的剑无尘五人,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。看着陆云,沧月淡淡一笑道:“那边,天剑院的人逃了。我们现在呢,是选择离去,还是继续观战?” 看着那美丽的笑容,陆云眼中露出一丝喜悦,好美!目光扫过傲雪,陆云心里突然在想,或许这一生,自己能够拥有这一对绝世双碧,也就足够了。 “还是再看一下吧,剑无尘他们是走不掉的,已经有鬼仙开始拦截了。”沧月与傲雪一愣,定眼一看,果然发现一只鬼仙带着十二只鬼魅堵住了剑无尘五人的去路,彼此很快就开始了打斗。 五彩光华突现,强大而神圣的气息弥漫在四周,与煞血阎罗那凶煞之气在半空彼此对抗着。剑无尘身影快捷如电,天灵神剑夹着强盛的气息,逼得鬼仙惊叫连连,四处闪躲。柳星魂四人结阵而守,抵御着六只鬼魅的进攻。 绿眼邪光一闪,鬼仙突然厉啸道:“厉鬼炼神!”话落,只闻十二只鬼魅齐声厉啸一声,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悲哀,然而瞬间就消失了。十二只鬼魅化为十二团绿芒,就宛如鬼火一般,围绕着剑无尘上下左右交错旋转,形成一个闪烁着绿色光芒的光球。 不肖的看着四周的鬼魅,剑无尘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傲然的神色。神剑挥动,上百道剑芒幻化出五彩霞光,奇快无比的击中那些鬼魅所围成的光球。半空上,只见一团绿色光球中,一团五彩霞光突然撞击在光球上。顿时两股巨大的力量,发生猛烈的爆炸。 看着剑无尘,陆云突然露出一丝神秘笑容,低声道:“快看剑无尘,这一次他可要吃大亏。我正想看一看,他怎么来破解这厉鬼炼神大法?”两女初时一愣,但随即就想到了什么,不由把目光移到剑无尘身上,仔细的看着他。 一声巨响,强大的神圣气息并没有如愿的震裂那道绿芒光球,反而是飞速的反噬,震得剑无尘全身一颤,微微苍白的脸上,露出一丝震惊之色。深吸一口气,剑无尘平静下心情,全身真元开始飞速旋转。右手神剑指天,手腕晃动间,一百八十七剑突然出现在他的头顶,在转眼间就汇聚成了一道五彩剑柱。带着强大的威力,五彩剑柱旋转流动,疯狂攀升的气势,与那飞速收缩的阴邪绿芒光球对抗着。 阴森一笑,鬼仙身影幻化出九道鬼影,对着柳星魂四人发动猛烈的进攻,以阻止他们前往营救。柳星魂四人脸色大变,都发现剑无尘似乎陷入了困境,各自心里十分着急,开始全力反击,想突破鬼仙的防线,前去救援。

鬼王城中,一场骇人听闻的惊世之战正在上演。黑河间鬼王与不死血厉、无间鬼煞、幻魅、阴厉、无魄六大顶尖高手联合围攻借体还魂的煞血阎罗,双方之间打得是飞沙走石,山蹦地裂。那强大惊人的气势,可谓世间少见。而另一边,剑无尘则被十二只鬼魅所发动的厉鬼炼神大法困住,双方还在进行着殊死搏斗。 一声怒啸,剑无尘眼中紫光一闪,右手神剑顿时劈斩而出。耀眼的五彩剑柱,猛烈的撞击在那紧收的绿芒光球之上,强大的神圣气息对上无比邪恶的阴森气息,决然不同的力量再次发生爆炸。远远望去,只见绿色的光球中,一道五彩剑柱向外斩去,在斩出一丈距离时,就受到了极大的阻力,彼此对抗了一阵,就被压了回去。光球中,剑无尘身体一颤,张口吐出一道鲜血,眼神一下子暗淡了许多。 绿芒光球一阵波动后,强大的压力再次收缩,很快就逼得剑无尘行动困难,呼吸急促。感受到危险的来临,此刻剑无尘眼神大变,神色中带着几丝惊恐。看了一眼被鬼仙缠住的柳星魂四人,剑无尘心里一沉,知道想等人来救是来不及了,现在唯有靠自己了。 眼神瞬间变得冷漠,剑无尘全身一层紫色光华浮现,很快就在他身外形成一道紫芒,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在其中。紫芒旋转,带着剑无尘的身体,在绿色的光球中,开始不停的加速转动。随着他的转动,一道紫色风暴以剑无尘为中心,开始形成一个强劲的旋涡,疯狂的吞噬着四周的一切。 只见四周的绿芒光球一阵波动,似乎被那强大的吞噬之力向内吸收。一阵厉吼,再次从十二只鬼魅口中发出。只见黑色光华流转,十二只鬼魅的身影慢慢在半空重叠,最后化为一股黑色光带,围着剑无尘疯狂的旋转收缩。 隐蔽的角落里,陆云看着剑无尘,眼神中露出一丝惊骇之色。他猜不出剑无尘此刻所施展的法诀是什么,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,那法诀的威力之强大,十分可怕。看了傲雪与沧月一眼,见两女也是满脸的奇异神情,陆云心头不由沉思起来。 嗷,一声厉吼震惊全场,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集在了那招魂鬼叟身上。 只见此时的招魂鬼叟再次发生异变,一身血红的战甲上,开始清楚的浮现出经络血脉。随着那血脉的出现,他印堂正中的那个血色阎罗头像,发出一道光芒,化为一道血红的面具,罩在了他的脸上。当那面具覆盖在他脸上的一瞬间,招魂鬼叟全身红光一闪,无数的符咒突然从他体内射出,在身外形成一道崭新的战甲,重新覆盖在身上。 这一刻,招魂鬼叟消失了,一个活生生的煞血阎罗,出现在了鬼域王城之中。 只见煞血阎罗胸口处镶嵌着一块暗红色的厉鬼头像,正是那阎王令。右手一把跳跃着血煞光芒的战斧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手中,看上去霸气十足。闪烁着火焰的双眼扫了一眼四周,在陆云三人隐藏的方向停留了一下,眼神中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。 鬼王脸色大变,一红一黑的两只眼珠不停的转动,显然在考虑怎么对付这传说中,有着永生不灭之体的煞血阎罗。而无间鬼煞则是黑云一闪,身体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。他一走,阴厉不甘的厉吼一声,招呼手下鬼仙,也幻化无影,消失在了半空中。这一来,整个场中就只剩下鬼王、不死血厉、无魄、幻魅四大高手了。 鬼帅幻魅看着鬼王,轻声问道:“大王,现在我们怎么办,是继续进攻,还是先撤退,以后再想办法?”鬼王看着无魄与不死血厉,没有开口。 “现在趁它刚刚复活,力量还不稳定,我们再全力一击,或许有一线希望。 一旦等到将来它实力稳定,达到最强盛的时候,我们再想消灭它,就完全没有机会了。来吧,最后一击,大家全力以赴。“沉默中,无魄开口说出了这番话。 看了一眼血厉,见它没有异议,鬼王点头道:“好,最后一次,不行就撤退! 开始。“说完,身体凌空一旋,一道黑色的龙卷风,夹着侵魂蚀魄的鬼异气息,冲向了煞血阎罗。 血厉全身红光一闪,血煞之气在双手掌心初,汇聚成两团暗红色的高浓度能量球,猛烈的对准那煞血阎罗发动攻击。幻魅发动黑罗罩,无魄施展收魂壶,四大高手四股强大的功力瞬间汇聚成一股毁天灭地的绝霸气息,直冲煞血阎罗。 红芒爆射,煞血阎罗右手战斧一挥,一道弥天血芒猛然化作一道无坚不摧的光龙,迎上了鬼王等四人的攻击。半空中,只见黑色的龙卷风,夹着两颗高度浓缩的能量球,猛烈的撞上那妖艳的光龙。上方,一道弥天黑网,与一只旋转的玉壶,左右夹攻。其联手威力之强大,无与伦比。 光影撞击,强霸的力量发出毁灭一切的气流波,夹着震天轰鸣,猛然向四外扩散飞去。就在这强大的破坏力,发出的前一瞬间,无魄眼中寒光一闪,一股阴寒无比,残酷之极的眼神突然看着身侧的鬼王。当那强劲的气流波冲来时,无魄借力反射,身影向着鬼王被弹开的身体靠近。 隐笑一声,无魄右手掌心含着十层化魂大法的侵蚀之力,猛然一掌印在那鬼王胸口。看着鬼王四周鬼气疯狂消失,无魄阴笑道:“这一掌是还你先前杀我属下的,剩下这一脚,是我送你的。嘿嘿,你慢慢去对付那煞血阎罗吧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一脚踢在鬼王背上,强大的力量将它的身体射向那煞血阎罗而去。 怒吼一声,鬼王愤怒极了,它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无魄先前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找机会找自己报仇。此时,鬼王先被煞血阎罗强大的反震之力击伤,再受那无魄全力一掌,身体顿时光华暗淡,内伤极为严重。感觉到身体正飞速的靠近煞血阎落,鬼王怒啸一声,全身黑色光华一闪,发动瞬间转移,身体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半空。 另一边,不死血厉身体在被震飞的那一刻就明白,大势已去,所以它闪身逃离了。而鬼帅幻魅在半空见到无魄偷袭鬼王,立时大怒,顾不得伤势,怒吼着朝无魄追去,眨眼就消失了。这一来,逃的逃,追的追,一下子就只剩下煞血阎罗一个了。 就在鬼王与煞血阎罗大战的同时,剑无尘身外的紫色旋涡越转越快,那强大的吞噬之力,慢慢的将身外的那道黑色光带吸近。厉吼声中,十二只鬼魅疯狂的抗拒着那股强大的吸力,极力的加速,想要摆脱旋涡的束缚。然而,无论它们怎么抗拒,最终还是慢慢的向那旋涡深处靠近,终于在对抗了一阵后,被剑无尘那强大而神秘的旋涡吸入了其中。 旋涡中,只见那十二只鬼魅发出惊恐惨叫,很快就在紫色光华中破碎,化为了十二股黑色的气体,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团黑色能量球。这黑色的能量球随着紫色光华的旋转,渐渐变小,黑色变淡,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团淡紫色的能量球,被剑无尘吸入了体内。只见剑无尘在吸收了,这团包含庞大能量的紫球后,整个人猛然爆发出一股璀璨的紫色光华,气势转眼间提升了三分。 神剑一扬,一道冲天而起的五彩光华弥漫在四周,气势之强大,惊人之极。 目光一扫煞血阎罗,正好见到鬼王四人联手被震飞,这使得剑无尘脸色大变。身影一闪,一剑逼开那鬼仙,剑无尘大喝道:“快走,再晚就走不成了。”说完强大的真气托起四人的身体,飞速的逃离。 且说陆云三人,当煞血阎罗的目光停留在这边时,陆云就明白被发现了。想不到这煞血阎罗这么厉害,连三人隐藏得如此隐蔽,都还是被它察觉了,真是可怕。没有开口,陆云以眼神示意两女镇定,不要乱动。等煞血阎罗移开目光,与鬼王等人交手后,陆云三人才松了一口气。 当陆云看到剑无尘吞噬掉十二只鬼魅时,他的意念神波清楚的察觉到,剑无尘在吞下那十二只鬼魅的能量后,功力在瞬间提升了很多。神色微变,陆云眼神中露出一丝阴沉,这一刻,他似乎察觉到,剑无尘身上,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秘密,那秘密对自己将来,或许会有很大的阻碍。只是具体是什么,他猜不透! 突然,沉思中的陆云脸色一变,来不及多想,一把抓住两女的玉手,向外急射逃去。傲雪与沧月对望一眼,两人眼中都露出一丝惊骇之色。不仅仅是为了那煞血阎罗的可怕,还因为此时陆云的速度,快得两女完全无法想象。在两女的印象中,此时陆云的速度,绝对比两女全力御剑飞行的速度快上两倍,那简直就不可思议。真不知道陆云是怎样办到,可怕! 阴森的看了剑无尘与陆云两人一眼,煞血阎罗眼神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并没有追去。抬头望天,煞血阎罗口中发出一声厉吼,宛如在向天怒吼,以发泄心中的不甘。血色光芒爆涨,一道强大的弥天血雾,飞速的向四周延伸,转眼就将整个绿色的鬼王城笼罩在阴森血雾中。爆喝声中,煞血阎罗的身影腾空而起,在茫茫血雾中,宛如苍穹霸主,静静的飘荡在半空。 阴风吹过,丝丝血雾飘起,鬼王城从这一刻开始,变得一片血红。鬼域,一场无形的劫难,从此刻开始卷席天下! 仙霞岭,仙剑门中,今天突然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。此时,在仙剑门的飞仙阁中,仙剑门掌教玄心剑尊正在与一个神秘的中年人交流。只见这玄心剑尊五旬上下,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神色淡然而飘逸。他的对面,一个四十左右的英俊中年人,脸含丝丝笑容,双眼中一层隐隐的紫色光华流动。周身霞光隐现,隐约中带着几分仙气。 惊讶的看着中年人,玄心剑尊眼神一直变幻不定,好一会才开口道:“是你,你不是当年就已经——?” “看样子你还记得我啊,此时见到我很奇怪是吗?其实这一次来,是与你带点东西,同时有一件关系人间界的大事要找你商谈,顺便我也回来看一下那些徒子徒孙,看他们过得怎样。多年不见,你的修为已经精进了许多,到了归仙后期了,现在应该是避劫的时候了。呵呵,努力点,以你的修为就差一步了。”淡然笑笑,神秘中年人轻声道出来意。 玄心剑尊脸色微变,但随即就恢复了平静。静静的看着中年人,玄心剑尊问道:“不知道你此次来,所为何事?人间界,你指的是如今这一场劫难吗?仙剑门远离红尘已经数百年,早已经无心过问人间之事了。修真炼剑,方是我等这些人的目的。真正斩妖除魔的,是修真六院,你直接回去说一声,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?” 微微一笑,中年人道:“这一点我自然知道,但此次事关重大,不止是牵扯六院,就连你们仙剑门、万佛宗、无为道派,甚至天魔教、魔神宗都会牵扯在内。 同时天之三界与域之三界也将全部被牵扯其中,谁也无法摆脱。我来,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意思,这一点你要明白。此次我不过是专门主持此事的人而已,除了我外,还有其他人参与。在我的计划中,我打算先将六院合一,组建一个六院联盟,另外你们三派组成另一个同盟,在关键的时候,从旁协助。“ 玄心剑尊闻言沉思,飞仙阁顿时陷入了沉默中。好一阵,玄心剑尊才开口道:“这件事情,我不好回答你。以你与我们仙剑门的交情,你自然明白仙剑门的祖训,不许过问人间之事。所以这一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抱歉!” 淡然一笑,中年人似乎事前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所以神情一点也不惊讶。 看着玄心剑尊,中年人笑道:“你的回答可一点都没有逃出你师傅的预料,这一次我们就是算准了你不会答应,所以我才特地从你师傅手中要了一样信物,你看过之后,自然就会明白。”说完,从怀中取出一道玉符,抛到他的手中。 静静的看着手中的玉符,只见上面写着:“七星倒转,浩劫乾坤,虚无令现,天下同归。”轻轻的,一丝淡淡的忧伤,从玄心剑尊眼中流露。或许是睹物思人,也或许是,什么呢,没有人猜得出? “既然有恩师手喻,我也不再说什么。我仙剑门弟子不多,修为在不灭境界以上的仅仅十二人,这一次我就派六人入世应劫。我门中弟子,就以我师弟战心尊者入世次数最多,这一次就让他带五个高手从旁协助吧。此次不知道你打算六院中,谁为联盟盟主呢?,以天剑院为主,还是这一届的六院第一易园呢?”看着神秘人,玄心剑尊轻声问起。 淡然一笑,神秘人道:“这一次,自然是以天剑院为主,毕竟论实力,其他五院还是比不上他们的。此次是为了共同应付这场天地浩劫,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。至于那盟主人选,我心中已经有数,也是出自天剑院,不过年纪青了一点。但这样也好,做事果断,有大家从旁协助,也正好让他多练历一下。” 玄心剑尊看了他一眼,微微皱眉的道:“那么我们三派呢,你又打算怎么协助六院联盟呢?三派中谁人领导呢?” “这一点到时候我们派人通知你们,你放心那领导之人自然不是一般人,他也来自上面。好了,现在我也不多说了,等我把事情处理好后,我自会来通知你。 现在我就去万佛宗与无为道派走一趟,你就准备一下人选。“神秘人微笑起身,看了他一眼,跨步而出。 玄心剑尊静静的看着神秘人离去,眼神中露出惊骇之色。只见那神秘人在第一步踏出时,脚不沾地,凌空三寸,一朵紫色的莲花静静的出现在他的脚下。而当他跨出第二步时,只见他全身一道紫华流转,整个人淡淡的消失在了半空,宛如神仙,十分神秘玄奇! 静静的立在飞仙阁中,玄心剑尊望着窗外那片片流云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叹息。抬手看着手中的玉符,只见这时一道淡淡的三色光华出现在玉符上。随着三色光华的出现,一片字迹清晰的显现在他的眼前。 “玉符现,天地乱,虚无出,七界哭。逆天子,万灭徒,相逢日,七界无!” 一声微叹,玄心剑尊轻轻收好玉符,转身走出了飞仙阁。淡淡的忧伤,浅浅的清愁,在这不经意间,停留在了飞仙阁中。 太玄山,天剑门,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在了天洞中。看着惊讶转身的李长春,那神秘人笑道:“怎么,不认识我了?记得那一次我来时,你还才百岁出头,想不到转眼已经两百多年过去了,这么多年来,你好吗?” 看着眼前的人,李长春沉思起来。一身葛衣长衫,胖胖圆圆的脸看上去六旬出头,一把破扇轻轻挥舞,腰间挂着一个大葫芦。头上一顶法冠,看上去有些古怪。仔细一看,隐隐中,一道霞光笼罩在他身上,看上去带着几分仙气。 “你是?难道你就是家师当年三百岁大寿时,前来祝贺的道园风雷真君老前辈吗?我不会是眼花了吧,你已经两百年不现人间,据说飞升云之法界了,怎么这时候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呢?”一脸的震惊,李长春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。 微微一笑,风雷真君道:“看来你的记忆还是不错,当年仅仅见了我一面,都还记得。这两百年来,我的确一直在云之法界,此次来这,也是受好友相托,有事情与你交代。” “前辈请先做下再说,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专程从上面下来,难道是云之法界出了什么大事不成?”一边招呼风雷真君做下,李长春一边问起事情的缘由。 风雷真君轻叹道:“此次不是云之法界出事,而是整个三间七界都出事了。 从我们得到的消息,这一次七星倒转之势已成,谁也无力回天。当‘太阴蔽日’出现,域之三界就将重临人间。到时,整个人间,包括天之三界,都将受到破坏。 那时候,几乎所有的妖魔鬼怪都会全部现身七界,七界就将面临一场浩劫。此次,我来,就是为了告诉你们,要将修真界所有势力联合起来,共同应付这一次的劫难。只要聚集所有修真界的力量,那是可以阻止这一次的劫难的。“ 脸色大变,李长春惊骇的看着风雷真君。好一会李长春才回过神,从震惊中清醒过来。轻轻的,他问道:“前辈此次希望长春怎么协助你呢?要说应付天下劫难,我天剑院身为六院之一,自然是不落人后的,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,前辈只管吩咐。” 风雷真君沉声道:“此次来,第一是要你出面联合六院,将六院聚集起来,组成一个六院联盟。第二,也要告诉你,与此同时,仙剑门、万佛宗、无为道派此次都将同时派出高手,组建三派同盟,在一旁协助你们六院。就我们的打算,是以六院为主力人马,而三派同盟则一旁协助,同时办一些你们六院办不了的事情。” 李长春闻言,脸色微变的道:“这事情我自然是义不容辞,可现在我天剑院已经不是六院之首了,恐怕有些事情不要办啊,这一点前辈可要明鉴。现在易园才是六院第一,我如果出面,恐怕不好吧?” “这一点你不用担心,此次并非我一人来,同时关注此事的同道还有不少,他们会为你办理一些不好办的事情。就目前而言,虽然易园是这一届的六院第一,但论真正实力,他们仍然是六院中派在后三位的。这一次事关重大,为了做到万无一失,我们一致的决定,还是由天剑院带头完成这个任务。至于六院联盟的盟主,人选已经定好,就出自你们天剑院,暂时不忙告诉你。等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时,我们自然会出面宣布此事。此次,所谓的六院中,道园我自会处理,而菩提学院与凤凰书院都不需要你操心,现在剩下的就只有儒园与易园而已了。” 李长春脸色一喜,似乎意识到什么,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。看着风雷真君,李长春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。只不时前辈需要我在什么时候,将此事办好呢?现在西蜀鬼域之门已开,易园与儒园连同凤凰书院的人都集中在那里,我们此时去提这事情,恐怕不是时候吧?” 风雷真君笑道:“一切皆定,一切皆缘。早亦见,晚亦见,只要相间,就会分散。具体怎么处理,就随你了。至于六院联盟之事,务必要在三个月内完成,而且越快越好,因为鬼域之门已开,马上魔域妖域之门都会开启。之所以要六院联盟,就是为了在‘太阴蔽日’前,在修真界联合一股强大的力量,好应付那场劫难。好了,我就不多留了,好好努力吧!” 淡然起身,风雷真君慢慢消失在了洞中。目送风雷真君离开,李长春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喜悦,因为刚才风雷真君的话,已经说得很明显了。这一次的六院联盟,就由天剑院率领,到时候他就可能是那个六院盟主。一想到这,李长春就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,失去的荣耀,终于将再次回到手中。哈哈,多高兴的事啊! 人间,一场变动开始初始,最终谁将是这其中的受益者呢?天剑院,李长春,陆云,还是其他人呢?这一刻,谁也猜不到,不然的话,为什么风雷真君要来呢?

本文由365bet平台网址发布于365bet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黄泉之旅

关键词: